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新闻 >

不吹不黑美国疫情到底严不严重?我们看到的大都是假象

发布日期:2021-11-25 01:29   来源:未知   阅读:

  自疫情爆发以来,一直有人很乐观地将新冠看成一次简单的大流感,也有人对之谈虎色变。

  自美国疫情爆发以来,美帝衰退论和美帝稳如狗,两种论调也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判断一个病毒的可怕性,不在于传染性,而在于致死率。比如流感,传染性很强,但致死率很低,就没什么可怕的,不会说哪个人得了流感,大家就会远离他。但是艾滋病,传染性并不强,但致死率高,这就很可怕了。

  美国的疫情很严重,美国的数据很公开透明,美国疾控中心(CDC)每周公布疫情报告。因此我一直认为,美国的数据,是研究疫情的最佳标本。

  2020年第35周是8月30日。我没有更新到9月份,是考虑到9月份数据的滞后性,有些死亡数字没能及时统计出来,从而影响数据的真实性。

  美国21世纪以来的周死亡率在1.53-1.67‱之间,但2020年就变成了1.83‱,这种反常只能用新冠疫情来解释。

  证据也很好找。美国CDC公布了2020年每周的死亡情况,做个简单的统计分析,就能发现:美国每周死亡人数的走势与疫情死亡人数基本吻合。

  看过新闻的都知道,美国疫情是在3月底(第12周)爆发的,4月(第13-16周)以一周1万多的数据暴增,5月开始下降,7月有所抬升,8月至今都是稳步下降。

  8月美国一位叫Colleen Huber的博士发表研究报告称:2020年是近十年,美国死亡率最低的一年,疫情对美国没什么影响。这就纯属胡说八道了,想收割美国人的智商税。

  这里要提醒下:美国统计的每周疫情死亡人数,是包含了流感和肺炎的。所以,他们用PIC来称呼这个统计数据,P指肺炎(pneumonia),I指流感( influenzal),C指新冠(COVID-19)。但这种混合这并不影响疫情提高死亡率这个基本结论,因为流感与肺炎导致的死亡不会突增,CDC这么统计只是因为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分清新冠与流感、肺炎,后面我会再谈到这个问题。

  截止8月30日,美国的周死亡率为1.83‱,假设2020年全年的周死亡率也是这个数据,那么2020年美国的总死亡人数是315.89万,比没有疫情的2019年高30.4万人。

  有人又会说,美国新冠死亡人数都要赶上美军二战阵亡数(29.2万),这还不算多?美国二战时期的总人口是1.4亿,现在的一半不到,二战美国阵亡数是那些参战国中最低的,可以用极低来形容。

  将新冠死亡人数与二战联系起来,用亚欧大陆的战争惨烈来故意营造出美国疫情惨状,这完全是带节奏刺激群众G点的写法,容易造成群体性草履虫思维。

  我们换一种说法,美国每年的癌症死亡人数是二战美军阵亡数量的2倍。数据没有错,但这么一说,很多人就会认为:美国是癌症高发区,美国医疗系统不咋滴。很明显,事实与结论是不匹配的。

  前面说过了,美国CDC统计的新冠患者,包含了流感与肺炎。所以,他们用PIC来称呼这个统计数据,P指肺炎(pneumonia),I指流感( influenzal),C指新冠(COVID-19)。

  2018年,美国的流感与肺炎死者5.91万,平均每周1136人。假设2020年的流感与肺炎致死率与2018年相同,那么2020年前35周,流感与肺炎死亡人数为4万左右。

  2020年前35周的PIC死亡人数是30.19万,减掉4万,新冠死亡人数在26万左右。这个数据比百度实时公布的20万要高。

  但是,这个数据还是比较笼统。因为有些是新冠病毒降低了人类的免疫力,导致流感和肺炎趁虚而入,那么,这部分死者该不该计入新冠死亡呢?

  下图是2月1日—9月7日的数据,注意红框部分。最后一列是PIC数据,29.41万,第一列是新冠数据,18.35万。

  但是,如果认为美国真正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是18.35万,这也是不合理的。因为如果这样的线万,这就是流感和肺炎死亡人数。这就大大超出了美国历年的正常数据。

  前面讲过,美国每年的流感与肺炎死亡人数为6万左右,那么,2020年1-8月的死亡人数在4万左右。这才是合理数据。

  我们可以对数据做个简单的处理,11.06万-4万=7.06万,这个数据可以看成是新冠与流感、肺炎综合影响导致的死亡人数。我们取0.5的权重,也就是把7.06万的50%计入新冠死亡人数。

  18.35万+3.53万=21.88万,这大概就是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截至9月18日,美国CDC公布的死亡数据是19.71万。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新冠病毒的毒性,明显强于流感。21.88/4=5.5,从死亡人数来讲,新冠的毒性是流感的至少5倍。

  假设21.88万是美国新冠死亡的较准确数字,那么,相比686万的感染者而言,病死率是3%。真实的死亡率应该比这个低,因为死亡数据是很难遗漏的,但感染确诊数会因为医疗设施的紧张、患者没有及时检测而低于实际。

  3%高不高呢?用SARS作对比,自2003年7月13日美国发现最后一例疑似病例以来,截至2003年8月7日,全球累计非典患者8422例,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近11%。

  事实上,要全面评判疫情导致的死亡,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指标:死者的年龄分布。

  标红的就是65岁以上的死者数量和比例,占比79.2%。40岁以下的死者仅占比5.1%。

  住院率与年龄呈现明显的反比:住院率最高且遥遥领先的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其次是50-64岁和18-49岁的成年人。

  可见,疫情集中打击的是老年人,对年轻人的影响较低。这也说明,新冠病毒的毒性,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高。

  所以,作为欧洲人均寿命第二高的意大利(第一是冰岛),在上半年受到的疫情打击最严重。意大利人均寿命82.2岁,比中国高6岁,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个差异。

  感染者的年龄分布与死亡者刚好相反:感染者集中在中青年,老年人的感染比例很低。65岁以上仅占比15.30%,18-65岁占比76.3%,50岁以下占比63.90%。

  通过对比死亡者与感染者的年龄分布,作为感染者少数群体的老年人,是死亡者的主体人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这也是很多人将之看成大号流感的原因,同时也是英国和瑞典实行群体免疫的原因。

  通过分析美国疫情的死者和年龄分布,我们可以得出推论:美国的抗疫不力没得洗,但新冠病毒对美国的影响,没有国内(自)媒体报道的那么强烈。

  下图是美国CDC公布的PIC死亡人数,8月份以来,死亡人数的增速断崖式下跌。4月份的最高峰超过2万,如今“只有”3000左右。

  下图是百度公布的治愈/确诊人数,蓝线代表治愈数,黑线代表死亡数。死亡数说过了,我们只看蓝线的治愈数。

  自4月份的疫情高峰之后,美国的治愈数开始迅速增加,这个增速持续至今,而且越来越快。7月以前,累计治愈数只有110万,而7月单月就治愈了110万,截至9月17日,累计治愈数已经超过410万。

  一方面是病毒在不断变异,毒性有所减弱;另一方面,这就显示出了美国医疗系统的强大。事实上,即使是暴风骤雨的四五月份,美国医疗系统也在紧张运行,并没有国内(自)媒体描述的那么不堪。根据百度的数据,截至9月18日,抗疫不力的美国病死是3%,最早控制疫情的中国病死率是5%。(只是为了说明美国医疗系统的抗压性,没有其他意思)

  确诊的单日新增数在下降,但依然维持在4万左右的高位水平,疫情似乎依然在快速传播。但是这个数据有一个bug:滞后性。

  单日新增确诊数的走势,与死亡人数的趋势有较大的差异:死亡人数最多的四五月份,新增确诊数并不多,死亡人数降至新低的八九月份,新增确诊数依然高企。

  这就只有一个解释:很多当天检测的感染者,是之前感染的。在疫情刚爆发时,很多人都没来得及做检测。

  因此,就目前来看,这个数据还不能作为判断疫情走势的有力证据,它更能说明:美国医疗系统恢复了正常运转。

  另外,人口6600万的英国只确诊了38万,人口8200万的德国只确诊了27万,人口8100万的伊朗只确诊了41万,十分反常。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美国的数据,比较真实。所以,我在文章开头就说过,美国的疫情数据,是研究疫情的最佳标本,失真率最低。

  最后,我们简单看看美国经济。美国商务部公布二季度GDP下降1/3,二战后最低,舆论一片哗然。我当时还是挺佩服美国商务部的勇气的,世界上可没有几个国家敢这样公布。

  另外,很多人只知道美国二季度GDP猛跌1/3,但应该很少人知道美国七八月份的GDP数据吧,百度也查不到这个数据,美国GDP7月和8月的增速分别为13.6%和18.3%。

  美国的8月制造业指数创2019年以来新高,失业率从最高的14.7%降至8.4%。而消费作为美国经济的主体,消费者信心指数已经止跌回升,商业零售增速也已由负转正。

  到目前,纳斯达克指数创新高,道琼斯指数和零售指数都已恢复到年初的水平,美国经济正在强劲恢复。美联储和高盛一致认为:三季度GDP增速将达到33%。不要跟我说放水,全球都在放水,别人增长不提放水,美国一好点就提放水,少一点双标不好吗?

  无论是从疫情数据,还是经济数据来看,就目前而言,美国疫情正在步入尾声,至少美国度过了困难期,逐步走入正轨。

  对美国而言,疫情正在过去。疫情确实打了美国一个措手不及,但指望这个加强版流感造成美国衰退,是一种幻想。

  作为全球控制疫情最早最好的国家,中国现在没有必要对疫情过度关注和过度反应,真正重要的事情,已经不是疫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