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新闻 >

50年了这位基建工程兵的一等功臣仍让我热泪盈眶

发布日期:2021-11-23 18:35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题记:今年3月26日,是我们基建工程兵数十万大军18年艰苦奋战中涌现出的三位一等功臣之一许际直烈士为抢救战友英勇牺牲50周年的日子。当年机缘巧合,我曾为学习和宣传英雄活动做了一些实际工作。50年来,英雄的精神一直鼓舞着我们前进。在清明节即将到来的今天,特将 3 年前应战友之约写的一篇追忆短文和当年执笔起草的通讯《生为革命谱新曲 死为人民写壮歌》记述英雄牺牲的节选部分摘出分享大家,作为我们对烈士的追思与纪念。

  转业地方工作后,有时老战友们相聚,有人会半开玩笑地问我:“当年宣传许际值那篇通讯,是不是你编的呀? ”

  首先我要声明:《生为革命谱新曲,死为人民写壮歌》那篇记述一等功臣许际直英雄事迹的长篇通讯,不是我一个人的作品,而是若干同志真诚合作的结晶。我只是参与调研采访较多,写作时执笔出力多一点而已。其次我要郑重告诉大家,许际直的英雄事迹没有任何虚构。它是我和所有参与写作组的同志深入连队和英雄家乡认真调查、反复核实的真实记录,并非谁人的随意编排和杜撰。与其说这篇通讯是我们写的,不如说是许际直自己用生命谱写的。

  3月17日,我从团部赶到北二工地参加四中队矿难抢险并自报奋勇临时代理损失惨重的二排排长后,当天夜晚,团政治处组织股股长郭群生便来到连里,传达团首长指示,要我配合郭股长协助连队完成三位烈士的善后,并做好部队的稳定工作。一次事故牺牲3位同志,轻重伤十余人,对于一个排来说确实打击不小,损失惨重。当晚,连部已经为我准备了床铺。但按惯例点名就寝后,诺大一个排里,四个班留下不少空铺,显得十分冷清。尤其那些刚离家不久的新兵,由于“害怕”,不敢躺下睡觉。眼见“形势不妙”,我没有到连部去睡,而是自己动手打开我的老班长葛龙生的被子,躺在葛排副留下的床位上,并指定我的学生、五班长杜必林也躺在牺牲的张柱淑副排长铺位上,“带领”大家安心入睡。

  俗话说,祸不单行。这句线年来说,实在太应验了。第二天准备召开三位烈士的追悼会时,没人会写悼词。我想起过去读过的一些悼词“样本”,就根据翻阅三位烈士的档案和平时掌握的情况,照猫画虎起草了三份悼词。几天后清理善后,组织股一位干事请示政治处主任袁润亚:“袁主任,这几份悼词还要不要保留? ”袁主任随口答道:“留下吧,也许今后有事还可作参考。”大家禁不住笑起来,“批评”袁主任不该讲这种不吉利的话。谁知他一语成谶,不该发生的“事情”果真又接踵而至了。

  3月26日晚,我跟郭群生股长在四中队承担的善后任务基本完成,正准备次日撤离。还未躺下休息,就接到团部打来紧急电话:“四营十七中队又发生冒顶了。三名战士被压在里面还没救出来,首长要你们赶过去参加抢救和做好善后工作!”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摸黑赶到十七中队施工的北一采区2号井口,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被埋得不深的副排长朱景富第一个被扒了出来,还可以继续指挥抢险。班长黎清森被压断了一条腿,在新战士许际直的身体保护下捡回了一条命,正在包扎准备送往团卫生队。只有奋不顾身用自己身体挡住落石保护班长的四川新兵许际直因伤势过重,英勇牺牲。

  当睌,就有不少指战员向我们反映:“许际直这个新兵不简单,应当为他请功!”一些亲历现场的同志还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当时的惊险情况:发生冒顶时,许际直并未受伤,他看到冲在前面抢险的副排长朱景富和班长黎清森被爆雨般的落石砸倒,便奋勇冲上前去打增援。朱排副被压得不深,许际直和其他战友一起硬是用双手把他刨了出来。黎班长的左腿被垮下的钢砼卡死了,无论如何也抽不出来。顶板上,拳头般大小的落石如雨。身边,倾泄而下的岩石和圆木越垒越高。黎班长看到是一位新兵在用身体保护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不要管我,你赶快退出去!”许际直坚定地回答:“班长,不要紧。有我在就有你在。要死我们死在一起,要活我们活在一起!”任凭落石圆木倾泄而下,硬是没有后退半步!他这种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让给战友的精神,惊天地而泣鬼神。当战友们轮番冲上去把他和黎班长扒出来时,黎清森还在小许的胸脯下活着,新兵许际直却献出了他19岁的年轻生命。

  以上这些动人心魄的情节,不少参加抢险的指战员和随军老职工都当面向我们描述过。黎清森、朱景富两位被救战友也亲自对我们证实过。情况上报后,支队政治部又派宣传干事张龙周(后调任42支队宣传科副科长)、新闻报道员吕玉才(后升任支队宣传科干事)等来核实过。402团除了本人自始至终参与之外,还抽调了勤务连班长喻斌伦、十七中队文书王德军、班长何光祥等参加调查采访和 新闻稿的写作。通讯稿写作思路在大家集体讨论基础上,由我执笔写出第一稿,再三修改后,由张龙周干事润色定稿。以建字四一部队写作组的名义,先后发表于《贵州日报》《四川日报》《国防战士报》等军内外报刊和贵州人民广播电台,在相当大的范围内掀起了学习和宣传英雄许际直的热潮,促进了部队建设。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生为革命谱新曲,死为人民写壮歌”的口号是许际直的原话吗?他为什么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

  我要如实告诉大家,“生为革命谱新曲,死为人民写壮歌”的最初“版权”并不属于许际直,但那是他经常引用的座右铭,而且切切实实做到了,圆满兑现到了极至,非常了不起。大家知道,我们这一辈人的年轻时代,是英雄辈出和崇尚英雄的时代。不少英雄的豪言壮语,如雷锋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王杰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等,都曾经是大家自觉遵行的行为准则。许际直出生在当年红四方面军的老根据地,从小受到革命传统的熏陶,又是一个爱读书看报和喜欢抄录警句的青年。“生为革命谱新曲,死为人民写壮歌”这句话,就是他从报纸上抄来的。调查组到许际直家中采访时,他的姐姐许兰英向我们出示他的大字练习本,其中就有这句话。许际直所在班的班长何光祥反映,新兵分下连队后,有一天许际直“心血来潮”,还把“生为革命谱新曲,死为人民写壮歌”写在了宿舍内的墙壁上,被何班长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才很不情愿地擦掉了。可见,英雄生前对这句口号已经崇信到何种程度!

  但许际直不是一个只会喊口号的口头革命派。他说到做到,注重实践,把理想和追求认真落实到日常工作之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受到同志们的称赞和领导的表扬。这在一般新兵中是很不容易的。笔者在下连调研中,曾目睹过一位来自沿海富裕地区新兵的“保密”家信。这位老弟把部队的艰苦环境和工作情况编成若干句“苦 ”话,组成一个大大的“苦”字。“胞兄:请看苦字歌:来到贵州盘县乌蒙山(一横),抬头是山(一竖),低头是山(又一竖),上班要排队下山去(一横),下班要跟着上山来(一竖)……不知何日才能见亲颜(最后一横.)!”像这种悲观失望,怕苦怕累的情绪,与许际直的思想和行动比较起来,岂不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么?按今天一些年轻人的观点,他们是无法理解许际直的,但是英雄们的精神永存。

  我虽然不认识生前的许际直,但在他英勇献身后却长期“零距离”与之接触。能为宣传和学习英雄许际直做些实际工作,为加强部队思想政治建设有所贡献,是我军旅生涯中一段难忘的宝贵经历。英雄许际直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吴进华 ,苗族,贵州省福泉市人,大专文化,1969年春入伍。曾任基建工程兵402团宣传股干事、41支队宣传科干事、副科长等职;1983年2月在407团政治处副主任任上转业地方工作,2007年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退休,曾有多部著述出版。